《盛唐风华》 正文 第五百一十九章 相逢(二十六) 文 / 天使奥斯卡

????【公众号开通了小说、漫画、vip电影,全免费无广告。速度添加,微信点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: landaozhekou 或者中文搜索(岚岛折扣)】

????“这么说来王仁恭便是被徐兄这么一刀就给杀了?着实爽利啊!”

????李世民军帐内,李嫣两只乌溜溜的大眼睛盯着徐乐,眼神里既有好奇又有几分崇拜的味道。3秒钟记住--笔下中文网单字母全拼(WWW.bxzww.com)她身旁乃是李世民,对面则是徐乐,角落里则是满脸写满不快的小狼女步离。自从在恶虎口汇合,李世民便将自己军帐与玄甲骑、徐家闾百姓扎在一处。与徐乐更是朝夕不离,反倒是与妻子长孙音相处的时间有限。由于他和徐乐每日待在一起,已经让小狼女步离觉得厌烦。要不是这位李郎君能给大家带来饱饭热汤还有很多好吃的东西,怕是她早就要想法教训他一番,让他没事不要来打扰。随着李嫣出现,步离这

????种心思就越来越强烈,甚至不止一次想过该怎么给李嫣来点苦头尝尝。小狼女搞不清楚这李九娘到底是什么人,也没和她说过话。虽然第一次见面时李嫣对步离表现得很是友善,但步离还是本能地感觉这个女孩让自己厌恶,偏又不能用匕首

????去割她的喉咙,只好远远地躲开。李嫣对小狼女也只是好奇无意结交,见对方避开自己,便也不再接近。她本就是个男儿脾气,喜好热闹又爱冒险,碍于女儿身又是李家九娘,除了打猎之外,并没有多少

????机会真的去冒险,就只好向旁人询问。二郎这次马邑之行,不问可知必然经历了无数凶险,她当然不会放过。随后便从李世民口中得知神武乐郎君的种种事迹,便改换目标,每日前来缠着徐乐问长问短,从他

????当初离家贸易带领几十人直冲云中,直到此番勇夺三寨之事一一细问,生怕错过半点细节。徐乐也被缠得不胜其烦。他自家还有不知道多少事情要做,哪有那许多空闲陪这位李家小姐闲谈?可是对方毕竟是李世民的妹妹,而且她虽然出身豪门却并不讨人厌烦,

????并没有门阀世家千金小姐的娇气,自己也不好伤人太过。只好耐着性子每天抽出些许时光把自己做过的事讲述一番。

????这也不光是讲给这位九娘听,李世民也在帐中,应该让他听个明白。毕竟今后大家要在一起共谋大事,理应让对方知道自家这支人马的出身来历,以及自己行事风范。虽说一起共过生死,彼此可以托付性命,可是对于自己这支人马李世民所知太少,尤其是自己部下来历复杂,既有徐家闾乡亲也有马邑侠少还有梁亥特部落战士。若是按

????着世家门阀或是朝廷经制官兵的规矩去要求自家部署,彼此之间难免发生磕碰。趁着这个机会把自家的情形说明,今后便少了许多麻烦。手下人马这几日吃好喝好,每天有饱饭热汤,都惦记着去晋阳过好日子。徐乐心里并没有把晋阳或者说唐国公李家看得如何重要,自己丑话说在前面,自己这支人马乃至

????自己的脾性就是如此不可更易。不管是王仁恭还是刘武周,不管局面何等险恶,都没能让自己改弦更张,李家也不例外。

????倘若李世民真的不能见容,或是晋阳尊卑体制森严,把自己当作李豹那种私兵仆役看待,自己立刻就带着部下离开。

????反正自己有一身本领,经历连番苦战的部下已然成长为足以纵横天下的精锐,当今群雄纷起,有本领在身,何处不可去?存着这份心思,徐乐并没有提及自家祖上的出身来历。男子汉闯荡天下靠的是自家本领,总提家名出身,未免太没出息。再说阿爷在世时也不止一次耳提面命,要自己不

????要相信世家门阀。虽说李二郎看上去像是个不错的朋友,可是李家也终究还是世家,对他们总要多个防范才好。李嫣不知徐乐心思,这几日听得津津有味,听到徐乐亲手斩下王仁恭首级时,忍不住拍案喝彩。随后又有些惋惜地说道:“可惜我当时不曾在南商关,否则也能助你一臂之

????力!”李世民微笑道:“你当这是在家做耍?那是战场,刀枪无眼流矢无情,便是辅机都受了箭伤。你一个女儿家如何上得了阵?到时候我们是照顾你,还是与人厮杀?南商关当

????时的情形可比你想得险多了,若不是乐郎君一身手段高明,又怎么可能杀得了王仁恭?再说杀了王仁恭也没算完,刘武周随后也与我等翻脸。又是乐郎君施展本领……”他这几日没口子夸奖徐乐,李嫣也早就见怪不怪,此时伸手打断道:“我不要听你说,且听乐郎君本人说才有意思。再说,你凭什么女人不能上阵?这位步离姑娘难道不是

????女子?”她说话间看向步离,步离却把头转向一边,根本不给她正脸。对于这个小狼女李嫣也摸不透脾性,只当鞑靼人性情古怪,也不以为忤,反倒是嬉笑道:“若是我在战场上,

????说不定比二郎你还出色一些。要论箭术,我不见得比你差。”李世民摇头苦笑没再理会她,而是对徐乐道:“乐郎君方才说起自己的铠甲有所损毁?我原本还在想,以乐郎君这份武勇,本该有宝马宝甲匹配才是。乐郎君的吞龙如何神骏我是见识过了,至于甲胄,我李家倒是也有几副不错的铠甲,勉强可配郎君。本想到了晋阳命人取来,由乐郎君甄选,不想原来郎君自有宝甲护身。这甲胄关系大将性

????命,修补之事必要用心才行,千万不可大意。晋阳城中倒是有些出色匠人,到时候可以找来……”他这些日子竭尽所能供应玄甲骑饮食,于徐乐之事也是格外上心。所有玄甲骑兵将的甲胄、刀枪以及战马都已经换成新的,比起之前所用的强出许多。就连步离的匕首,也都找了两把世家子才用得起的上好货色,每柄匕首起码经过五六十炼,比起步离惯用那两把强出许多。只是步离每日依旧把罗敦为她寻觅的那对匕首挂在身上,不肯更

????换。于部下如此尽心,对徐乐如此恭顺也就不难想象。不同于侯君集的大惊小怪,李嫣看来二郎如此行事理所当然,徐乐这种豪杰,自然该如此厚待。倘若二郎对徐乐不公,

????她还要为其出头说话。

????因此她不住点头,又朝徐乐道:“乐郎君可以让人把甲胄取来我看看残坏到何等地步,再想想找谁修补。晋阳城里修甲好手我全都认识,说不定二郎知道的还不如我多。”步离乜斜着瞪了李嫣一眼没有开口,觉得这位九娘越来越惹自己厌恶。看她那样子,怕是连铁锤都抡不动,还谈什么修甲?就像自己会一样。不过说来奇怪,明明她对乐

????郎君没有敌意,为何自己对她就是喜欢不起来,真是让人想不明白。

????就在这时李豹从外而入,面色颇有些尴尬。李世民看他神色便知军中出了什么变故,连忙问道:“何事?”

????李豹向李世民走去,似乎想要密禀。李世民一摆手:“我与乐郎君无话不谈,有什么话尽管说。”

????“是!侯旅帅求见郎君,说是想要找……乐郎君比武。”

????李世民一愣:“他找乐郎君比武,怎么找到这里来了?”

????“听说是在乐郎君处未曾寻得,因此来到郎君这边。”

????话音刚落,门外又有一名家将走入向李世民通禀:“郎君,乐郎君部下韩小六求见。”

????“快请!”李世民不待徐乐吩咐,抢先命令。不多时只见韩小六怒气冲冲闯入,也顾不上行礼就大喊大叫起来:“乐郎君,大兄不让我来寻你,可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!这李郎君是个好人,可是他的部下却不怎么样!

????那位侯旅帅欺人太甚了!”

????徐乐眉头一皱:“小六,出什么事了?”“方才那个姓侯的来到咱们玄甲骑驻地寻找郎君,寻不到人便看上了吞龙,想要把马牵走。那是郎君坐骑岂容外人抢夺,谁知我们方一理论他便出手打人,接连打翻了我们

????几个弟兄,就连大兄……”

????徐乐闻言霍然起身道:“韩约如何?”“大兄也被他打翻了!”韩小六怒气冲冲地说着:“若不是大兄身上旧伤未愈,也未必就怕了他!趁人之危,又算得什么好汉!所幸吞龙认主,这姓侯的未曾夺走马匹,自己

????反倒差点被马踢伤。他说是还要来寻郎君晦气,我特来送信。”徐乐的脸色已经变得格外阴沉。在阿爷和罗敦先后离自己而去之后,韩大娘一家和步离一样,都是自己最为亲近之人,可以当作家人看待。不管那位侯旅帅是和等人敢打

????伤韩约,就是犯了自己的忌讳。龙有逆鳞,触者杀之!徐家闾乡亲、韩约这位好兄弟,就是自己的逆鳞所在。不管对方有何原因又是何等身份,敢招惹自己的人,都是取死有道。哪怕不结果这姓侯的性

????命,也得好生收拾他一顿才行!

????徐乐沉声问道:“韩约现在情形如何?”

????韩小六摇头道:“皮外伤不妨事,就是这口气着实难出!”李世民此时也已经拍案而起,大声道:“这口气某帮你出!李豹,让侯君集进帐回话!”

猜你喜欢